刻苦努力,读书笔记

  一个人不可能既讨厌一件事,又能把一件事做好。

一个人不可能极讨厌一件事,又能把一件事做好。

  不关注环境中的培养要素,只是从主观上要求孩子具有“刻苦精神”,这就像认为可以从空气中抓来一沓钞票一样没来由,是典型的唯心主义做法。

不要关注环境中的培养要素,只是从主观上要求孩子具有“刻苦精神”这就像认为可以从空气中抓来一沓钞票一样没有来由,是典型的唯心主义做法。

  这个题目下我要谈的恰恰是如何培养孩子用功学习。

一直以来,关于学习的一个最流行的概念就是“学习要刻苦”许多家长从孩子小时候就向他灌输这样的理念,要求年龄尚小的孩子“刻苦”不少家长从孩子上学前就唠叨说,上学后不能尽情玩乐,要用功学习。孩子上学后就不断教导孩子在学习上要“刻苦努力”并且在具体的学习活动中这样要求他,一期培养出孩子良好的学习态度。

  一直以来,关于学习的一个最流行的概念就是“学习要刻苦”。许多家长从孩子小时候就向他灌输这样的观念,要求年龄尚小的孩子“刻苦”。不少家长从孩子上学前就唠叨说,上学后不能尽情玩了,要用功学习。孩子上学后就不断教导孩子在学习上要“刻苦努力”,并且在具体的学习活动中这样要求他,以期培养出孩子良好的学习态度。

我认为培养孩子在学习上用功勤奋是必须的。但用“刻苦”的言语和思路来要求孩子,则往往是在于干一件南辕北辙的事。

  我认为培养孩子在学习上用功勤奋是必须的,但用“刻苦”的言语和思路来要求孩子,则往往是在干一件南辕北辙的事。

提到“刻苦”或“吃苦”这一类学习态度,我们习惯于欣赏它说表达的一种坚忍不拔的精神,总是忽略它里面包含的那个令人不快的“苦”的味道。作为成人,在考虑一个问题的因果关系时,会为了结果忍受过程的痛苦。把这种话经验推广到孩子身上,要求他接受学习过程的苦,换取学习成绩的甜—这样的思路在逻辑上是无懈可击的,但它到了孩子哪里,却很容易变成一种不良暗示。

  提到“刻苦”或“吃苦”这一类学习态度,我们习惯于欣赏它所表达的一种坚韧不拔的精神,总是忽略它里面包含的那个令人不快的“苦”的味道。作为成人,在考虑一个问题的因果关系时,会为了结果忍受过程的痛苦。把这种经验推广到孩子身上,要求他接受学习过程的苦,换取学习成绩的甜——这样的思路在逻辑上是无懈可击的,但它到了孩子那里,却很容易变成一种不良暗示。

把“学习”这件事和一种令人不舒适的“苦”的感觉联系到了一起,它会使孩子在想到学习时,就有微微的不快。有谁会喜欢苦呢?一个人为了某种目标而“吃苦”,必须基于他有足够的理性和毅力。这种理性和毅力,连成年人都不是人人具有事事付得出,用它来要求孩子,就更不适合了。

  把“学习”这件事和一种令人不舒适的“苦”的感觉联系到一起,它会使孩子在想到学习时,就有微微的不快。有谁会喜欢苦呢?一个人为了某个目标而“吃苦”,必须基于他有足够的理性和毅力。这种理性和毅力,连成年人都不是人人具有或事事付得出,用它来要求孩子,就更不适合了。

人的天性是避苦求乐,孩子更是如此。感觉“甜”的东西他就喜欢,感觉“苦‘的东西他就讨厌。

  人的天性是避苦求乐,孩子更如此。感觉“甜”的东西他就喜欢,感觉“苦”的东西他就讨厌。

杜威认为,在教育中“目的和手段分离到什么程度,活动的意义就减少到什么程度,并使活动成为一种苦工,一个人只要有可能逃避就会逃避。这可以解释为什么家长越要求孩子用功学习,孩子越对学习提不起兴趣。

  我们原本想要孩子喜欢学习,却把学习过程做成苦馍馍,只把结果设想成甜馅饼,要孩子天天吃着苦馍馍去想甜馅饼——过程天天具体而真实地陪伴着孩子,目标却遥远得虚无缥缈。当他在吞咽苦馍馍中感到厌倦时,就被批评为“不刻苦”,被要求以那想象中的“甜”来压抑这真实的“苦”。孩子不具有反驳成人教导的能力,他只是感受到了这里面的不和谐,感受到了自己的无能为力,感觉到自己心底深处对“苦”的讨厌。

成人指责孩子不刻苦是件很轻易的事,与之相伴的是批评孩子“不懂事”似乎孩子不知道用功学习的好处,于是一遍又一遍地告知孩子学习应该刻苦努力。

  一个人不可能既讨厌一件事,又能把一件事做好。

这真是太小看孩子了。儿童并非不知道刻苦学习可以换来好成绩,他只是做不到。当学习活动没有唤起他的愉快体验时,他就无力去调动自己
主动精神,不由自主地变线出懒散,不刻苦,不认真等—许多人以为这是某些“不成器”的孩子的天性,其实是他上进的天性被扭曲了。

  据说在二战期间,一名最好的瑞士钟表匠被胁迫去给纳粹制造一批高质量的钟表。尽管他费了相当的力气,却始终做不到战争前的水平。他自己都不知道这是为什么。后来有心理学家分析,这是因为他制造钟表时的心境不一样。这就是情绪的力量。

事实是每个孩子都愿意自己在学习上做的更好,愿意让父母满意,愿意受到大人的夸奖。因为人还有一个天性,就是上进心。如果一些孩子表现出对学习没有上进心,这不是天性中缺少,而是在后天成长中慢慢丢失了。

  美国教育家杜威认为,在教育中“目的和手段分离到什么程度,活动的意义就减少到什么程度,并使活动成为一种苦工,一个人只要有可能逃避就会逃避”。这可以解释为什么家长越要求孩子用功学习,孩子越对学习提不起兴趣。

杜威认为,对孩子来说,玩耍和学习本来是不冲突的,正常条件下儿童有能力协调这两者的关系。如果一个孩子只想玩不想学习,是这两者冲突了,那一定说明他的教育环境有某种不良的东西在影响着他。他注意到,“凡是所做的事情近于苦工,或者需要完成外部强加的工作任务的地方,游戏的要求就存在。所以说,正是因为成人把学习暗示成一件苦事,或者用种种不正确的方法破坏了孩子对学习的兴趣,使得学习成了一件”苦事“孩子才想逃避,才想无度的玩耍和浪费时间,变得不懂事了。

  成人指责孩子“不刻苦”是件很轻易的事,与之相伴的是批评孩子“不懂事”。似乎孩子不知道用功学习的好处,于是一遍又一遍地告知孩子学习应该刻苦努力。

家长和教师应该研究儿童的特点,T恤儿童的心理,注意从“学习情感“方面培养孩子好学精神。儿童时脆弱而无助的,不要把孩子当成可以克服困难的英雄来不断要求,不要一再地拿”刻苦“来困扰他,一厢情愿地要求儿童具有”卧薪尝胆“的精神,等同于要求一只刚出壳的小鸟到蓝天上翱翔;不关注环境中的培养要素,只是从主观上要求孩子
具有”刻苦精神“这就像认为可以从空气中抓来一塔钞票一样没来由,是典型的唯心主义。

  这真是太小看孩子了。儿童并非不知道刻苦学习可以换来好成绩,他只是做不到。当学习活动没有唤起他的愉快体验时,他就无力去调动自己的主动精神,不由自主地表现出懒散、不刻苦、不认真等——许多人以为这是某些“不成器”的孩子的天性,其实是他上进的天性被扭曲了。

刻苦是一种成熟的学习品格,它不会凭空产生,它是在理性和兴趣的土壤上生长的。有的孩子上中学了,马上要高考了还不愿意用功学习,说明他的学习品格始终停留在低龄阶段,这种发展的停滞是由于从小到大,他的学习上始终没有形成兴趣,在思想上始终没有发展出理性,这些发展的停滞,一定和家长的教育态度和方式有关。

  “不刻苦”的孩子好像经常忘记了学习这回事,他们总是把时间消磨在看电视、打游戏、踢球、打电话,甚至是无所事事地坐着这些看起来无关紧要的事上,表现出特别“不上进”的样子。大人说他,他脸皮厚厚的不在乎。对这种情况,家长不要孤立地看待,不要简单地把责任归到孩子一个人头上。

孩子在各个学习时期索要解决的主要矛盾不一样,就现阶段我国的教育体制来说,我认为小学阶段主要解决学习兴趣的问题,初中阶段主要解决学习方法的问题吗,高中阶段拼的才是勤奋。

  事实是每个孩子都愿意自己在学习上做得更好,愿意让父母满意,愿意受到大人的夸奖。因为人还有一个天性,就是上进心。如果一些孩子表现出对学习没有上进心,这不是天性中缺少,而是在后天成长中慢慢丢失了。

从兴趣,方法到勤奋,是个因果关系,前一项不存在,后一项就不能很好的实现,在每一个学习过程中,它们也无法截然分开,而是并存于各阶段中,从横向来看,也是这样的顺序,所以,在每一种学习活动中,兴趣始终重要,呵护好了兴趣,才可能产生方法,有了兴趣和方法,才能生长出勤奋。

  杜威认为,对孩子来说,玩耍和学习本来是不冲突的,正常条件下儿童有能力协调这两者的关系。如果一个孩子只想玩不想学习,使这两者冲突了,那一定说明他的教育环境有某种不良的东西在影响着他。他注意到,“凡是所做的事情近于苦工,或者需要完成外部强加的工作任务的地方,游戏的要求就存在”。所以说,正是因为成人把学习暗示成一件“苦事”,或者用种种不正确的方法破坏了孩子对学习的兴趣,使得学习成了一件“苦事”,孩子才想逃避,才想无度地玩耍和浪费时间,变得“不懂事”了。

学习的理性是逐渐形成的,各个时期的主要矛盾解决好了,学习品格才能呈现出好的状态。

  家长和教师应该研究儿童的特点,体恤儿童的心理,注意从“学习情感”方面培养孩子的好学精神。儿童是脆弱而无助的,不要把孩子当成可以克服困难的英雄来不断要求,不要一再地拿“刻苦”来困扰他。一厢情愿地要求儿童具有“卧薪尝胆”的精神,等同于要求一只刚出壳的小鸟到蓝天上翱翔;不关注环境中的培养要素,只是从主观上要求孩子具有“刻苦精神”,这就像认为可以从空气中抓来一沓钞票一样没来由,是典型的唯心主义做法。

当然,家长的能力是有限的,我们不一定有能力让孩子觉得学习是件“有趣的事情”但至少要用我们的眼神和行动来告诉他,学习是件“不ku的事情”我们也许没有能力让孩子对学功课像打球或玩电脑游戏一样有热情,至少要让他觉得这件事像睡觉吃饭一样正常而需要。这就需要我们在对孩子的管理中不断思考,和孩子说话时关注自己的前台侧,体会自己的话传达给孩子的到底是个什么信息。

  “刻苦”是一种成熟的学习品格,它不会凭空产生,它是在理性和兴趣的土壤上生长的。有的孩子上中学了,马上要高考了还不愿意用功学习,说明他的学习品格始终停留在低龄阶段,这种发展的停滞是由于从小到大,他在学习上始终没形成兴趣,在思想上始终没发展出理性。这些发展的停滞,一定和家长的教育态度及方式有关。

在培养孩子勤奋学习方面,恰是不能强化“苦”而要尽量消解“苦”—不要像孩子提示学习是苦的,也不要给孩子施加压力,避免他在学习活动中感觉苦闷。

  孩子在各个学习时期所要解决的主要矛盾不一样,就现阶段我国的教育体制来说,我认为小学阶段主要解决学习兴趣的问题,初中阶段主要解决学习方法的问题,高中阶段拼的才是勤奋。

我们经常读到一些古今中外伟大的科学家,艺术家如何废寝忘食地工作和学习的故事,这些故事常常当作“刻苦努力”的例子来激励后人,他们使人深信

  从兴趣、方法到勤奋,是个因果关系,前一项不存在,后一项就不能很好地实现。在每一个学习过程中,它们也无法截然分开,而是并存于各阶段中;从横向来看,也是这样的顺序。所以,在每一种学习活动中,“兴趣”始终重要,呵护好了兴趣,才可能产生方法,有了兴趣和方法,才能生长出勤奋。

‘吃的苦中苦,方为人上人“是真理。

  学习的理性是逐渐形成的,各个时期的主要矛盾解决好了,学习品格才能呈现出良好的状态。

事实上,没一个忘我的投入到学习和工作中的人,他一定是对学习和工作简历了兴趣和责任感,这种兴趣和责任感是如此的强大,以至于常常超越生理需要。平常人看到的是他们在饮食起居上的“苦”看不到他们置身于喜爱的事情中的乐趣。其实他们只是痴迷。

  当然,家长的能力也是有限的,我们不一定有能力让孩子觉得学习是件“有趣的事”,但至少要用我们的眼神和行动告诉他,学习是件“不苦的事”。我们也许没有能力让孩子对学功课像对打球或玩电脑游戏一样热情,至少要让他觉得这件事像睡觉吃饭一样正常而必需。这就需要我们在对孩子的管理中不断思考,和孩子说话时关注自己的潜台词,体会自己的话传达给孩子的到底是个什么信息。

尽管我们根本不需要区别刻苦和迷恋的异同,但在教育中一定要意识到不同的感受对孩子会产生完全不同的影响。

  在培养孩子勤奋学习方面,恰是不能强化“苦”,而要尽量消解“苦”——不要向孩子提示学习是苦的,也不要给孩子施加压力,避免他在学习活动中感觉苦闷。

想让孩子做好一件事,就一定要首先让他喜欢这件事,至少不能反感,避免在这件事掺杂让他感觉不快的因素—学习不要“刻苦努力”说的就是这个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