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夏族民共和国民族报与核心民大联合实行,吉狄马加

图片 1

中国民族报社与中央民大研究生院的合作,是社校共享资源、履行民族团结进步使命职责的全新尝试。活动以专家讲授和互动交流的方式,助力各族学子牢固树立正确的祖国观、民族观、文化观、历史观,促进各民族交往交流交融,增强对中华文化的认同,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

诗人和官员,前者需要感性与热烈,后者则要求理性和果敢,两者如何相融?“曾任法国共产党总书记的阿拉贡是著名现代派诗人,塞内加尔前总统桑戈尔也是第一流的诗人,捷克前总统哈维尔则是很优秀的剧作家……我从来没有感觉到他们从政和他们写诗有什么不协调。”对吉狄马加来说,从政是他的工作分工,是一个公共职业,而诗人则是他一生都想保持的头衔。

“中华文化是一个非常宏大的主题,没有多年的积累和深入的研究很难得其门而入,觅得精髓。我们与中国民族报社共同主办中华文化讲坛,就是希望大家可以站在‘巨人的肩膀’上,站得更高,看得更远。”中央民大研究生院院长乌小花说。 

吉狄马加是一位身在传统和现代之间的诗人,一头在民族,另一头在世界。他不仅以自己的诗歌创作从凉山走向了新时期中国诗坛的前沿,而且在诗歌创作中实现了与世界的对话。

首期主讲嘉宾吉狄马加是中国当代最具代表性的诗人之一,同时也是一位具有广泛影响的国际性诗人,其诗歌已被翻译成近40种文字,在数十个国家出版80余种版本的翻译诗集。当晚,吉狄马加以自身在青海工作多年的经历,介绍了青海多元文化交融的情况。他说:“各族人民在青海这片土地上繁衍生息、交往交流交融,是中华民族多元一体格局的缩影。”

“血管里响着马蹄的声音,眼里是圣洁的太阳……”20世纪90年代中后期,一首藏族歌曲《康巴汉子》广为传唱。极少人知道,其中的名句“血管里响着马蹄的声音”源自彝族诗人吉狄马加1987年发表的诗作《骑手》。

11月22日,由中国民族报社与中央民族大学研究生院联合主办的“中华文化讲坛”正式启动。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书记处书记、彝族著名诗人吉狄马加以《青海:多元文化交融的地域
民族沟通互信的圣地》为题作首场讲座。

在青海,以诗的方式与世界对话

“我的祖国/是东方的一棵巨人树/那黄色的土地上/永不停息地流淌着的是一条条金色的河流……
”开讲前,现场的中央民大学生深情朗诵了吉狄马加的诗歌《致祖国》。

步入诗坛以来,吉狄马加一直把自己最深挚美好的情思献给自己脚下的土地、自己的民族和伟大的祖国,礼赞土地、民族、祖国成为他诗歌创作的主题。但是,他不满足于描绘边疆少数民族地区的风俗民情,而是超越风物的吟赞,直写生死、命运,超越表层描述而进入对民族精神、文化、心理的深层思考,努力揭示彝人心灵、性格的本质特征。

身为少数民族,吉狄马加在生活中创作了许多带有民族印记的作品。在作品《自画像》中,末句“世界,请听我回答/我—是—彝—人”振聋发聩。这诗句成为吉狄马加作为民族精神和民族文化代言人的宣言。

1978年,吉狄马加考入西南民族学院(现为西南民族大学)中文系。从那个时候,他开始走上诗歌创作道路。当时大学的图书馆的书很受同学的欢迎,像印度诗人泰戈尔的《飞鸟集》、《园丁集》、《吉檀迦利》等都不容易借到。那个时候又没有复印机,他就只能买一个笔记本,自己用钢笔抄书,常常是挑灯夜战。

“诗人最重要的是不能停下自己的笔,写诗对我而言不仅是生活方式,更是生命方式。作为一个彝族诗人,写诗是我一生必须坚持的事业。”吉狄马加说。

小时候,吉狄马加经常游走于大自然和城镇之间,有时盘桓于山巅、村寨,或到瓦板房下、到火塘旁,和彝人饮酒歌唱。在积淀感觉的过程中,他会突然感到心灵的震动。16岁时,他就会用诗句表达对故乡的赞美、对大自然的热爱。

此外,他还策划举办了三江源国际摄影节、世界山地纪录片节、青海国际唐卡艺术节……正因为吉狄马加的潜心策划与全力推动,青海在文化创意和对外文化交流方面走在了前列。

1961年6月,吉狄马加出生在四川大凉山,那里森林密布,江河纵横。有人说:“那是一个春天永远栖息的地方。”吉狄马加则说:“如果没有大凉山和我的民族,就不会有我这个诗人。”他的大部分创作灵感都来自大凉山。

在创作路上,吉狄马加一直感恩艾青对自己的影响:“他对于人民与历史的深切关怀,直到现在都影响着我的诗歌创作。”

提到新时期的彝族文学,总是与吉狄马加的名字紧密连在一起。运用汉语进行创作的吉狄马加,不仅是中国少数民族代表性诗人之一,擎起了彝族新时期文学的一面大旗,而且他也是一位具有世界眼光的国际性诗人。他曾言:“诗歌创作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精神活动,我想我只要活在这个世界,诗歌就是我生命的一种存在方式。”

彝族是一个饱经磨难而又善良、顽强、有着火一样情感的民族。火把节既是这个民族盛大狂欢的节日,更是他们世俗生活的象征性仪式。吉狄马加的处女作就是发表在《四川日报》上的散文《火把的性格》。不久,《星星》诗刊推出了他的组诗。

图片 1

游走在政坛与诗坛之间的“业余诗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