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客家女最敢爱,第四届海峡两岸客家文学论坛在华南理工大学举办

12月14日,第四届海峡两岸客家文学论坛在华南理工大学举办。与会客家学者围绕客家文学的范畴、两岸客家文学的异同、客家文学的创新发展等论题展开探讨与交流。

第二届客家文化节昨在深大开幕

两岸客家文学的异同

12月22日,深圳大学校园迎来了四场客家文化讲座,吸引了不少青年学子与市民了解客家文化与移民文化。

华南理工大学客家文化研究所所长谭元亨认为,两岸客家文学相同之处在于都是表现客家精神,台湾的客家小说包括钟理和的原乡情结,以及大陆的很多作品,都有中原情结,这是非常一致的,是核心的东西。台湾比较强调用客家话来写小说,写散文,写民歌,谈离家的乡愁;但在大陆的客家人,包括北京、广东、福建、上海的客家人,写的书面向的受众基本是所有中国人,写的东西不会太强调纯粹的客家语言。过去周立波在东北写《暴风骤雨》的时候用了不少东北话,但大家都能看懂;回到湖南后写《山乡巨变》,上下两部也是用了不少湖南土话,但所有人都能看懂,所以在全国十几亿人中影响很大,我们跟台湾的客家文学可能区别最大的就在这里。

12月22日开幕的第二届客家文化节由市委宣传部、市文联、深圳大学、深圳广电集团、深圳特区报文体中心、六区区委区政府等单位主办,市民间文艺家协会协办。客家文化进深大,是第二届客家文化节的一大主题活动。昨天深圳大学的四场讲座主题是:《〈土楼回响〉与客家音乐创新》、《客家情歌的文化阐述与唱腔表现》、《客家围屋的文化内涵》、《深圳客家人由来》,分别由著名音乐指挥家郑小瑛,深圳文化学者杨宏海、黄崇岳、刘丽川主讲。

深圳市文联副主席、原特区文化研究中心主任杨宏海认为,客家人是中华民族、汉民族的一个分支,所以两岸客家文学都要反映客家人生活和思想感情,这是共同点。台湾的客家文学,特别是早期的客家文学,比如台湾著名客家作家钟理和、钟肇政,吴浊流等的作品,还有当代的蓝博洲,在他们的作品身上比较鲜明地反映出浓厚的包括客家族群在内的中华民族的家国情怀。杨主席认为,客家文学不仅可以传承客家人的根和魂,而且可以为促进两岸客家人的文化认同,促进海峡两岸和平统一的大业作出应有的贡献。

ca88平台,梅州客家情歌非常发达

世界华文文学研究所所长、中南财经政法大学中文系教授古远清同样认为乡愁是两岸客家文学最突出的共同点,他说道:“两岸客家文化同根同文同种,台湾客家文学突出对客家风俗、客家民歌的留恋,表达感情上突出的是乡愁。”

12月22日的第一场讲座是由市文联专职副主席杨宏海主讲的《客家情歌的文化阐述与唱腔表现》,他不时用梅州话演讲。为了让同学们了解客家山歌的内涵,杨宏海特地邀请了几位歌手,让他们配合讲座,不时在下面站起来现场演唱。会场歌声、掌声不断。

广东外语外贸大学文学院教授,原客家文化研究所所长罗可群认为,两岸客家文学的相同点在于都表现了对国家、民族命运的关怀,及反抗日本殖民统治的精神,台湾的客家作家所表现的家国情怀和大陆的客家作家表现的是一样的。在不同点上,他认为大陆的客家文学更多地反映大陆本身客家人的生活变化,而台湾籍作家思乡的作品较多。

客家人吃饭把山歌当饭,睡觉把山歌当枕头。杨宏海说,客家山歌是我国著名的民歌之一,唱时往往触景生情,即席发挥,随口而出,情深意切,唱腔丰富多彩,节奏自由又富于变化。客家山歌具有文学、历史学、民俗学等多方面的价值,是民族文化的宝贵遗产。最近国家公布的首批“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客家山歌就名列其中。
杨宏海认为,客家山歌最最精华的体现在客家情歌。梅州客家情歌据统计就不下五六千首。加上过去客家妇女长期参加户外农事活动,谈情说爱的机会多、爱情生活又不像其他地区的汉族群众那么禁闭,所以客家地区“情歌”土壤更为丰厚。

客家文学的范畴

“梅州是客家情歌非常发达的地方,但有一条比不上深圳”,杨宏海说,“在收集山歌的过程当中,我发现深圳的女孩子比梅州的女孩子在表达爱情方面感情色彩更加强烈”。杨宏海还说,旧时女孩子不喜欢两种动物:一种动物就是狗;第二种动物就是鸡。为什么呢?听听深圳沙头角的这首情歌就知道了:去年发誓不养狗/今年发誓不养鸡/阿哥一来狗就叫/天还没亮鸡就啼。

学术界一直有客家文学应“从宽”还是“从狭”定义的争论,与会客家学者多数主张“从宽”,因为从宽定义客家文学,更符合客家文化与时俱进的特点,根据时代内容作新的探索,才有吸引力与同化力。

赏《土楼回响》忆客家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