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乡的蝉【ca88平台】,童年夏时光

  立夏挤着小满,芒种赶着夏至,一不留神,炎炎夏日便粉墨登场了。

年岁渐长,离家求学,工作,流浪到一个个城市。有人会谈起故乡,但没有人谈起过故乡里的蝉。

  整个夏天,鸣蝉才是乡村真正的歌者,立夏后,它们就忙忙碌碌地在树林间练嗓子,一直到秋后,才慢慢消停下来。捕蝉,吃蝉蛹,是小时候最不可缺的趣事。记得那时候中午,太阳火辣辣地炙烤着大地,村里人都待在家里乘凉,我和几个玩伴,拿出细长的竹竿,在顶端用扎丝绑上纱网袋,在村里追踪“鸣蝉的叫声”当发现目标后,悄悄地将竹竿伸到树干旁,轻轻盖住,猛的一拉,迅速收杆,一只能叫会飞的鸣蝉就到手了,接下来,我们会用自制的小竹笼,将鸣蝉装起来,闲暇时用来消磨时间。到了晚上,我又和玩伴一块去摸未蜕皮的蝉蛹,我们拿上手电,在玻璃瓶里装满盐水,边照边找,有的还未蜕,有的已经蜕掉外壳,等待翅膀变硬。一晚上下来,能摸到好大一堆蝉蛹,用盐水腌完后,再用清水淘洗几遍,然后在锅里倒上油,烧焦后,把蝉蛹倒进去,翻上几个来回后,捞出来即可享用了,看到这色香俱全的诱人美味,不由的让人垂涎三尺,因蝉蛹体内含有丰富的蛋白质和多种氨基酸,而且适宜于体弱,病后,老人及产后妇女使用,因此油炸蝉蛹也是乡村人的一道特色食品。到了早上,我们又拿着竹竿,提着袋子出门寻蝉蜕下的壳,钻沟溜渠,登高爬低,等过段时间就有小商小贩走村进户来收购蝉壳。儿时,无聊单调的乡村生活中,除了鸣蝉,就只有萤火虫是我们的玩物了。被星星点缀的夜晚,星光烂漫,飞舞的萤火虫乱作一团,趁机我们会逮一两只萤火虫放在玻璃瓶里,看它们在黑夜里幽幽地亮着,有时也会心生怜悯之心,打开瓶盖看它们缓缓地从瓶口飞出,一直飞向远方,给黑暗的地方带去一点光亮,也算是放飞了我们童年幼小而纯真的梦想吧。

但梦里那几声听得分明,断然不会听错。

  时光如梭,成长是一个开弓没有回头箭的事,如今,身居小城里的我,很少听到鸣蝉叫了,看不到一点流萤。乡村的生活留给我太多的回忆,虽然,我还可以回去体验,可童年岁月,却只能留作一段美好记忆,尘封心底了。

记忆中里的蝉只是童年里很不起眼的一部分,只是永不能忘怀。

  童年的夏天,热情而奔放,花开满院,草木葱郁,房前屋后,瓜果遍地,青青的豌豆儿,一片连一片地藏在绿叶中。门前的菜地里,半青半红的柿子,绿绿的辣椒,紫红的茄子,像形色各异的灯笼,缀满枝丫,地畔边,挺着大肚子的北瓜,西葫芦,结实而圆滚,宛如一个待产的孕妇,静静地躺在绿丛中。

偶尔奢侈的话就是央求大人用油把捉回来的蝉蛹炸起来,这样便成了一碟香脆可口的宵夜了。

那些有着稚嫩的仿佛吓傻了的不会飞的蝉,会让我记住一辈子。

印象中,在家里过了六七月份,蝉叫便会难觅。

不要刻意,随便看到棵树,上面的枝桠肯定会有数只蝉趴在上面。

孩童时候,喜欢有蝉叫的夏天。每年一听到它的声音,就会喜欢得很。

昨晚梦里,自己奔驰在山花的小山坡,寥寥几棵腿粗的桉树上,分明响起几声蝉叫。

白天是热闹的,但我们更加期待夜晚。

失去的时光总会让人怀念,记忆里总有点东西会慢慢顺着时空爬上你的脑袋。

树脂加工好了,剩下的就简单多了。

快接近那个蝉之后,竹竿便猛然朝前一伸,小棍子上的树脂就会在刹那间粘住它的翅膀。

到了晚上吃过饭,几个玩伴便再次集合,各自拿了电筒,到离屋子不远的树底下,去找寻刚从地里钻出来,爬到树干上的蝉蛹。

静等两天,玻璃瓶子里的橡胶树脂就会变成浆糊一般的东西,却更加稠,也更加黏。若粘上衣服就轻易弄不干净。

而我们的乐子便是要抓住这些吵闹的小东西。

转眼间,九月也马上要来了。

找来长长的竹竿,竹竿的顶端削去竹节,然后插上根小棍子,棍子上面裹上少许制好的树脂。然后便是寻找猎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