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是死了,_爱情文章_好文学网

还会记得我么?

那天夜里,我和我家亲爱的坐在草地上,我给我亲爱的说:

时间:2017-03-31 15:10点击: 次来源:网络作者:admin评论:- 小 + 大

也许有一天我会躺在床榻上,呼吸着人生最后几口空气,想想自己的一生,对的错的,脑海挥之不去,也就应了那句“生之时,千般蹉跎,离于世。死之时,万般嗟叹,留于世。”

佛说:前世五百次的回眸,换来今生的擦肩而过。
那一世,他放下弓箭寒窗苦读十二年,只为娶她能够光明正大;那一世,她脱下红衣叛父叛家遭人辱骂,只是因为待娶的新郎不是他。
缠缠绵绵多少青春,愈是相爱,愈是觉得时光短暂。相念十三年,厮守十三,前前后后二十六年用来深爱着彼此。毕竟不是神灵,难免生老病死。于是,他们相约:在忘川河畔守候,等待另一个的出现;携手闯过奈何桥,绝对不饮孟婆汤,让下生再续今世之缘。
带着约定,她走了,在忘川之畔,避开鬼差,独自徘徊。
在人间,失去她的痛苦令他强健的体魄日渐憔悴,大概只有一年吧,他在留有他们美好回忆的小屋中去世了。可以去寻她了呢,他想。
只是,殊不知,人间一天,阴间一月。他在人间苦苦思恋,林林总总不过一年;可她呢,看似清澈的忘川将黑暗的浊气散发在河的两岸,戾气灼了她美丽的容颜,鬼差的追赶侵蚀了她的优雅。
整整一百零八年,她的灵魂越来越虚弱,前世的记忆越来越模糊,撑着她的,只有唯一不会变的信念:等一个人。好想那人,好想再见一面那人,你在哪里,你还认识我么?
一阵失落划过心头,他以为她走了。或者,这阴间太过难以忍受吧,谁又能忍的了一年呢?虽然失落,却也不必那样心痛,心疼她受苦。
那日,她昏倒在奈何桥头。那时,他们甚至都不是背对背的擦肩而过。一阵痛意划过心头,是什么情如此的令人悲伤。只是,这气息好令人熟悉,是你么,你还在么?
漫长的等待,她似乎已经忘了要等的人是谁;而他,更不会想到,岁月的残杀,早已让她已不是她。有一刻,他们已经是面对着面,只是,谁也没能认得出彼此。
这样也好,等你下一生不认识我的时候,我还能默默地爱着你,守着你度过一生。他想。
已经过了多久,你还没有来么,还是,你已经过去了?我恐怕,不能再等下去了。若是有缘,我们定会再次遇见,好好相守。站不起来的她,终是被鬼差带了过去。
他只喝了半碗孟婆汤,他不想忘了她。带着那一份对她的追寻,踏上了新生之路。而她,因为魂魄太过虚弱,被送在了灵魂塔中保全。过了几百年,她才醒来,而他,在人间已经十二岁了。
去寻那个人,等她出生的时候,他刚满十三岁。

然后忽由得一头栽倒,觉得自己离开了自己的身体,飘了出去,看到爱我的人趴在我身上痛苦,但是我的心里却并没有什么伤心或难过的感觉了,也许那只是我活着的时候的感觉吧!黑白无常站在我的身边,白无常则笑颜常开,头戴一顶长帽,上有“你也来了”四字,黑无常一脸严肃,长帽上有“正在捉你”四字,往我身上套了锁魂链,把我拿了去。

这锁魂链没有一丝不舒服的感觉,我看了看黑白二使,忽由大悟—黑白就如这世道、这日日夜夜,黑白无常就好似这世道无常,日日夜夜无常,唉!也罢走了就是…

跨过阴阳界碑,我就来到了阴界,四周看看什么都没有,世人都说阴间阴森恐怖,到处是孤魂野鬼;其实阳间一个世界,阴间一个世界,称为一个世界,就有美有丑,阳间是这样,阴间也是如此,并无任何不同,所谓的阴森恐怖不过是吓人的幌子罢了。

走了些许,就到了鬼门关,黑白无常把我拿到鬼门关下,那里判官正给来往死去的人进行一生的评判,判官左手执生死薄,右手拿勾魂笔,给排队的每个人判处轮回生死,没有多久就到我了。“严墨,雍州鄠邑人氏?”,“嗯”……“拿着这信叠路引,过关”。

就这样就过了鬼门关,无常忽然开口,“过了这鬼门关,你就离开了今生红尘,你的魂魄就变成了鬼,前面是接引之路,你可不得乱跑,需借的这路引指示前往地府。不然你就和那些在黄泉路上的孤魂野鬼一样,他们是那些阳寿未尽而非正常死亡的,他们即不能上天,也不能投胎,更不能到幽间,只能在黄泉路上游荡,等待阳寿到了后才能到九幽报到,听候阎罗王的发落”。

说完他们就走了,我也没做理会,继续前行,忽然看到漫天蔽地的火红色的花和一条蜿蜒的河水,这也许就是彼岸花和三途河了,传说彼岸花是生长在三途河边的接引之花,因其橙的似火而被喻为“火照之路”,也是这长长黄泉路上唯一的风景与色彩,人死了就踏着这花的指引通向幽冥之狱。传说彼岸花的花香是有魔力,能唤起死者生前的记忆。现今一看果真是的,在那儿大批大批的开着这花,远远看上去就像是血所铺成的地毯,阴风带这一阵香气袭来,这香气是一种特殊的味道,不知怎得想起了我妻的发香,我儿幼时的稚气……心底里忽有了丝难过,不由留了几滴泪,原来鬼也会哭啊!我忽然回头看了看,以为能看到回家的路,却发现一片漆黑,什么也没有,来的路也都消失了…

ca88平台,哎,叹了叹气,也罢,转身继续看着路引向前。

不知道走了多久三途河就远了,这黄泉路也快走到头了,路引上说这黄泉路的尽头是一条大河名叫忘川,这忘川河在黄泉路和冥府之间,由忘川河划之为分界。忘川河水呈血黄色,里面尽是不得投胎的孤魂野鬼,虫蛇满布,腥风扑面。传说为了来生再见今生最爱,可以不喝孟婆汤,那便须跳入忘川河,等上千年才能投胎。千年之中,你或会看到桥上走过今生最爱的人,但是言语不能相通,你看得见他,他看不见你。千年之中,你看见他走过一遍又一遍奈何桥,喝过一碗又一碗孟婆汤,又盼他不喝,又怕他受不得忘川河中千年煎熬之苦,受不得等待的寂寞。喝孟婆汤,了前尘旧梦,断前因后果,忘尽一世浮沉得失,一生爱恨情仇,来生都同陌路人,相见不识;跳入忘川河污浊的波涛之中,为铜蛇铁狗咬噬,受尽折磨不得解脱。千年之后若心念不灭,还能记得前生事,便可重入人间,去寻前生最爱的人。“那么这孟婆汤我喝还是不喝?”,心里飘过一阵念想。

不知觉,转念间就到了这该死的忘川河畔,抬头看了看,这河边竟然立着一块大石头,名叫“三生石”,在三生石旁边有个亭子,名叫孟婆亭,慈眉善目的孟婆给每位经过的人一碗孟婆汤。传说女娲将其放于鬼门关忘川河边,掌管三世姻缘轮回,这石头上刻着每个人的前世今生,旁边题诗曰:

三生石上旧精魂,赏月吟风莫要论。